广东快乐十分

武夷摄霞记

2020-09-06 08:47:56 来源: 大武夷新闻网 作者:

武夷山生态优良,山清水秀。层峦环嵌的天穹,常上演风云际会的波澜汹涌,天光云影的争奇斗艳。尤其夏秋之季的天宇,或纤云如缕,或团云若絮,或彤云似锦。云彩们的丰姿与大美,令海内外“好摄之徒”们趋之若鹜,不懈追逐。

武夷山云霞四季常有,但变幻莫测,捕捉奇景仍需机缘巧合。笔者最难忘的一次摄霞奇遇,是多年前的一个傍晚。当日下午,碧蓝的天空,幻生出一些细碎的云絮,不久云絮渐次增多,并越来越规则地排列,随后,演变成了阵式浩大的鱼鳞云天。它们从峥嵘秀拔的武夷山市区西边天空方向,放射状地铺张开来,像宁静广阔的水面,忽然从彼岸拂来一阵轻风,吹皱一湖春水,粼粼波纹,渐次扩展,不久便弥漫了大半个天穹。——如此壮观的鱼鳞云,是要出奇霞“大片”的天象。武夷山的摄友们似听到天籁的集结号,不约而同地背上“长枪短炮”,驰赴各自认为最佳的摄影机位,或水滨,或山冈,守望奇霞的来临。

俺仰观天象,立即用手机约了二摄友奔赴阵地。我们在市区就近登上一处高楼,伫立天台,恭候奇霞的惊艳亮相。当夕阳触山之际,如泻的光芒,在起伏的山峦上投射下了扇骨般的光瀑,天际线上横刷上了一抹灿烂,漫天的鱼鳞云渐次染上淡黄微红的色彩。西山的狻猊岩,在这抹灿烂天光背景前,俨然一只卧狮的剪影,为这明丽的晚景更增添了几分生动。我们屏声静气地瞄摄着,清脆的快门声,咔喳咔喳如机枪扫射。这按动快门的快感,如天籁清音般美妙,似全城都在倾听。近七点,太阳跌没伟岸的远山,天色与云彩即刻暗淡下来,暮色浸漫天地。这时的大片鱼鳞云,由远及近变幻成了玫红、暗紫与绛赭色。我们想,收获已经颇丰,大戏应已落幕,不太可能出现原所奢望的满天金鳞火烧云。于是,若有所失地收拾“枪炮”下了天台。

边与摄友议论关于鱼鳞天的吉凶之象传说,边沿着幽暗的楼道深一脚浅一脚地下楼。当下到楼道口时,一阵红光扑面而来。直觉告诉我们金鳞出现了!于是冲向开阔处,翘首西天,只见日落处的天际,一片如血般殷金红的灿烂鳞状云彩,正赤波滚滚地朝我们头顶扩展过来。“马上有火烧云!”我们即调头憋足一口气,冲回天台。此时,金红色的鱼鳞霞,已铺展到了眼前,赤焰千里。刚才暮色沉沉的大地腾地被点亮,空气也被染成菲红,并似有阵阵热浪,徐徐扑面。这时楼下传来声声惊呼,应当是引来万姓抬头。

这种晚霞,由阳光自下往上斜射鱼鳞云底部折射的红光所造就,因此分外得鲜艳明丽。此情此景,令人很快联想到“甲光向日金鳞开”的诗句,我们顾不上再支脚架,只手持“长枪短炮”,一阵“狂轰乱扫”,摄得不亦乐乎。又几分钟,更令人震撼的景象出现了,那波涌般铺天盖地而来的鱼鳞霞已燃烧到头顶,炽热灿烂,如同燎原野火,烈焰腾腾,又如赤色海洋,红潮叠涌,壮观得让人眩晕,美艳得令人窒息。我们屏着心跳与呼吸,不断地变换着角度,伸缩着焦距,调节着光圈,频按着快门,饕餮着这辉煌的壮景。

但这激动人心的壮景,如同焰火般,似乎只是一瞬间,便退潮般暗淡了下来。阳光与云彩上演完了它们最激昂与辉煌的乐章。

在夜幕重新降下的晚霞余辉中,我们换上“长炮筒”,欲摄下岩上那霞光人影特写。又是天意,此时归巢的鹭鸟,乘着彩霞的余光,不时地闯入镜头。连续按下快门,回放影像,发现它们居然构成一幅“落霞与孤鹜齐飞”美妙画面,如若锦上添花。

此后,我们又多次欣逢云波谲诡、奇霞浩荡的天象。在武夷山,只要有心留意,您也可领略光影盛宴,欢迎各地摄友们,常到武夷来看霞。

作者:□朱燕涛 摄/文

[责任编辑:陈泽宇]